進到營部連,很「幸運」的分到通信排、受架設訓,一切的一切,註定當兵的日子是不會太輕鬆了 !!

但是,真正讓我們印象深刻的,是排組內的一些老兵。

 

最近對42這個數字特別有感覺,是因為女兒的學號是42號,所以只要看到超偶的參賽者得42分、計程車車牌尾數有42、或是誰家地址是42號的,

她都會很不厭其煩的跟她老爸說: 「你看ㄟ !! 是42喔 !!」殊不知,42對我來說有莫名的感受啊 !!

 

在通信排內,有著全連最兇的16「42」梯學長,姓「施」,關廟人。

曾經在被複雜的時候心裡想著,「TMD,退伍後一定殺到關廟找你算帳!!」

這位學長是標準的一口流利的台語,罵起人來真的是流暢而無一點停滯。

有一次,我們副營長躲在總機玩,就接到這位大哥的電話

 

「3號(我們總機代號) !!」副營仔說。

「給我接@@@」學長說。

「ㄌㄧ啥麼郎 ?」副營仔用跛腳的台語問。

「幹林@ㄟ老@@,你歸梯ㄟ ? 你ㄅㄟ 找誰溝ㄇㄟ跟你共 ?」學長回答(因為他已是上兵了)。

「操 !! NTMD,叫你講你是不會講喔 ?」副營仔也火上來了。

「幹@#$%&*(重覆約3次) !! 你ㄅㄟ落哨雖去總機複雜你 !!」學長(在站帶班)又嗆回去。

「我是副營啦 !!你蝦米郎 ?」副營仔說。

「幹,我溝營頭仔勒 !!」學長回答。

後來當然他被副營長叫過去K了一下,但是作戰官升上副營長的他後來也承認我們這位學長是當時全營部連最兇的兵 !! 遇到菜鳥有時還開玩笑說讓他分到通信排 !!

 

 

這位學長只要是休假,回營時一定是滿臉通紅、腳步蹣跚,喝得茫茫的。

也聽過好幾次他在后宅的KTV跟五營、砲兵幹過,把人家店裡搞的很慘,只是幸運的都沒有受傷!!當然事後都找行政學弟借支下個月薪餉去賠店家。

但是,他在連上的時候,排組誰只要被值星官點到,他一定複雜他。

另一方面,誰敢ㄠ通信排、欺負我們排組,他也一定對嗆、幹回去。

說真格的,就是一派「社會事社會人解決」的樣子。

 

他的麻吉是連部組另一位同梯的,進去過禁閉室幾次,漢糙很好。

兩人個性很像,又都愛喝兩杯,所以即使他們只有兩個人,其他4幾梯的卻也對他們倆敬畏三分 !!

當然連部組跟通信排有這二位門神,原則上都不會有什麼狀況發生!!

印象所及,他也從未凹兵借錢,除了要我幫他寫「莒光作文簿」與休假前擦軍鞋外。

 

 

莒光3  

網路上見到的莒光作文簿無厘頭文章,不是我寫的啊 !! 

 

 

我被大複雜過的幾次,也都是拜這位學長所賜。

有一次(已破冬了),已經梳洗完畢,正與其他學長在排組寢室看電視,

看到學長又是茫茫的由連部組晃回來,一進寢室就開始刁難我與另一位52梯學長。

他好像是叫我去交互蹲跳、伏地挺身的樣子。

我因為什麼事也沒做錯、就問他為什麼要這樣,惹了他不高興。

喝醉的人是不需要跟他講道理的,因為他自己事後也不會記得發生了什麼事。

他看我沒很爽快地做、就叫我「辣正」、唸經給我聽 !!再三不五時來個體操。

我也被搞的不太爽,就一付準備要跟他幹架的樣子、握緊雙拳「辣正」。

後來還是52梯學長出來打圓場,說也奇怪的,也沒什麼事發生。

自己的感覺是,當兵前曾在社會闖蕩的他們,深知「軟土深掘」;

但是我們只要有限度的尊重他,適當的維持堅定立場還是有效的。

 

後來知道自己師傅(1644大士官)跟排組內的1643、1642學長們處不好,自己睡在總機的坑道內。

而我又因為是他徒弟,自然而然受到許多關愛。

連後來我們通信排下基地,居然也只有2 ~3位營部連的兵參加、其他還要找海防連支援。

我推測我師傅可能在某些事情上凹過他們,在當年那種差一梯(早退伍)也壓死人的年代並不意外。

 

 

p2_20121026005027  

南二高一景

 

 

ROAD86-31  

關廟到了 !!

 

 

IMG_6730  

學長,鳳梨田應該不是你們家的吧 !?

 

 

每每開車在南二高、經過關廟,心裡常想起當年的這一段(除了麵條與鳳梨外);對關廟也總是有一份特別的好奇與莫名的畏懼。退伍這樣多年後常在想,為什麼許多當年忍無可忍的事、到了現在反而能一笑置之呢 ? 是EQ變好了嗎 ? 還是真的時光沖淡了呢 ??

 

 

    全站熱搜

    Regg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