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兩年,遇到不少新鮮事,每每夜深人靜回憶起當年的往事,都會傻笑或嘆息。

 

當年我們紅山營的老營長(我遇到的第一任啦)陳##,金門人,現在還是金城鎮的活躍人士。

官拜中校,也是我見過脾氣最壞、關過最多阿兵哥的營長。

他在卸下四營的營長後、應該是先到金防部當個什麼官,後來是否有繼續升官則不得而知。

但是,他的黑掉,我們營部連與石頭的步二連都要負一些責任吧 !!

 

 

uGAJAuqlhMm9NLnUChwmZg  

猜的出來哪一位是我們當年的營長嗎 ?

 

 

第一件事,來帶我們由集訓隊回連上的營參一告訴我們,他師父真是神通廣大,把營長搞得黑掉了 !!

原來這位163幾梯的學長,在擔任營參一時,利用職務之便,將自己的返台假單批准;

又不知道利用何種方式、能在台灣滯留未歸卻沒人起疑。

後來還是駐台差便士之類的覺得奇怪,向防部、師部、營部了解後才發現這樁黑箱作業的事件 !!

當然,首當其衝的一定是部隊管制出了漏洞、紀律出現問題等質疑。老營長也應該背了一些黑鍋、記過吧 !!

後來那位仁兄被押回金門、軍法審判,雖然是敵前逃亡、但印象中似乎沒有很嚴重到重期徒刑或是槍斃。

 

第二件事,是步二連軍友石頭連上的事,當年四營的老兵是似乎誇張了些,

我曾聽說了28據點的故事,但是當時剛到金沒多久,躲老兵都不夠、哪還敢置喙這些事情,只知道跟我們一起到金的42期預官發生了這次事件。

這樣的軍紀事件還不夠讓老營長黑嗎 ?!真的只能說官運不怎麼樣吧 !!

 

~~~~~~~~~~~~~~~~~~~~~~~~~~~~~~~~~~~~~~~~~~~~~~~~~~~~~~~~~~~~~~~~~~~

 

而後來在我們營部連,有一位1676梯的蕭姓學弟,客家人,據了解是在入伍前已經宣判過販毒罪證成立、正在上訴中的阿兵哥。

剛見到他來金門的時候,常發現他有些晃神、注意力不集中;再加上台、客似乎一直處不太來,他也與其他7幾梯處不好,只與另一位客家同梯比較有話說。

在與我相處的過程中,學弟通常都會想巴結一下學長、士官,所以常常跟我搭訕時說,

他在內壢還算是一號人物,K房開了二、三家,返台休假可以去玩、報他名字絕對有效!!

當然我總是把他的話當成又在晃神的廢話。

但也還好,剛來的那幾個月也沒見他如何發生問題、或是吸毒等老毛病。

後來,有一次聽政戰士告訴我、這位大哥出事了 !!

原來,他在連部組破冬後,利用地利之便,在連參一帶新兵回營部連先安置在連部組時,晚上把菜鳥一個個叫到寢室外,恐嚇加勒索,數目大小不等約在千元上下。

後來菜鳥將事情上報給輔導長,才讓事情一發不可收拾。

隔沒幾天,新到任連長就把他送去禁閉室深造去了。

當時還目送MP來押他離開連上,囑咐他體能差、要多注意 !!

 

 

  IMG_6553  

連部組後來將連長室改到二級廠,反而出了許多事

 

 

IMG_6556

案發地點就在消防砂旁

 

 

後來一天晚點名,連長大動作集合部隊,拿出一封家書,要求政戰士大聲唸出信件內容,

依稀記得內容大概是這位學弟的妻子來信,說明家裡的狀況OK,要他不必擔心;

官司上訴的並不順利、但會會全力以赴;文章結尾是妻子訴說一些心事,當時覺得十分肉麻,但現在為人夫、人父後,完全可以體會那名妻子的心情 !!

學弟後來回到連上,因為進修過,體能也變的不一樣了;雖然還是很兇,但是卻更沉默寡言。

在我退伍前半年左右吧,還是被褫奪當兵的公權,直接送去金門監獄發監執行。  

 

~~~~~~~~~~~~~~~~~~~~~~~~~~~~~~~~~~~~~~~~~~~~~~~~~~~~~~~~~~~~~~~~~~

 

另外一位1673梯學弟黃#重,那就是全國有名的人了 !! 

這位學弟也有幸分到通信排,也很奇妙的被1642梯學長選為徒弟;

後來,他也成為連上老兵兇狠的代表。剛分到連上時,輔導長要大家貼上一些自己的生活照,

還記得隔幾週後、他貼上當時的翅仔與他的合照: 男的只穿一件黃色三角內褲、女的穿透明薄紗睡衣,兩人「攬作會」、還加上幾張「喇舌」的照片。

隔一週就被輔導長勒令移除 !!

 

 

img070  

左一就是黃姓學弟

 

 

這位學弟煙、檳榔不離身,酒倒喝的不多。

曾聽他說當兵前愛賭,第二次連上過年、通信排「上堡」因離二級廠連長室最遠,有幸成為理所當然的賭場。

那時我雖然最老、但在學長制越來越不重、以及人多勢眾之下,也只好任他們搞到元宵節。

後來退伍回到社會,根據報導,也的確是因為賭場糾紛而出事 !!

 

 

img066  

印象中白內衣的黃姓學弟酒量不算好,但也沒見過他醉 !!

 

 

總算紅山營的學長學弟制傳統還沒完全消失,好幾次他要去找人麻煩、或是火大要鎚人時,也只有我能叫的住他。

後來一次修理其他73梯學弟時,他也沒幫忙搭腔虧同梯的: 「白目,惹我們班長 !!」

退伍後有機會與73梯學弟在台北碰面,聊到他時還是不勝晞噓。

 

~~~~~~~~~~~~~~~~~~~~~~~~~~~~~~~~~~~~~~~~~~~~~~~~~~~~~~~~~~~~~~~~~~~~

 

「老灰仔」,那是兵力精簡後分配到我們營部連的「老兵」。

根據政戰士的說法,他應該已經有接近40歲了吧 !! 逃兵次數應該不少,特色就是吃不了苦、專注力差一些 !!

輔導長要求士官要三不五時注意他,不要讓他又「溜」了 !! 他的梯次我已經記不得了 !!

因為他是在連部組,與我談話機會不多;我也不好意思排硬勤務給這名「學長」。

 

 

img067  

左邊這位就是「老灰仔」,右邊是1670梯的「阿達仔」

 

 

也因為這位很「軟」的學長,我才知道當兵人百百種,有的兇,有的懦弱;有的愛強出頭,有的很低調。他老兄則是懦弱又愛出頭....

照片中是我升紅軍時70梯與老灰仔請我去「豪華」吃牛排,

他老兄明知道口袋沒幾分銀兩、卻也要強著說: 「排副,這攤我馬愛出 !!」

唉,後來還不是苦了70梯學弟。當兵兩年,也很有幸只遇到這一位「回役兵」。

(阿達仔可是跟我說過一個秘辛,他未當兵前在高雄混,一次他的兄弟朋友們四個人曾經綁過一位兩個字的玉女歌手輪流伺服;她後來則以演戲為主,還拍過寫真集)

 

 

以上的故事,還不包括:

一位1663梯士官因為一身綠,被KMT惡整、送上獅嶼隔離

一位1667梯的警校退訓生、還得繼續當完役期

一位1700梯跟我說身體無法做伏地挺身、卻私下找關係去防區橄欖球隊

 

部隊,真的就像是一個小社會,各樣式的人都有。

自己從不否認當兵二年對自己適應由學生轉社會人是有幫助的 !!

 

 

    全站熱搜

    Regg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