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年, 是我在金門的第二年.

但嚴格說起來, 記錄比較多的還是在台灣與球隊中的生活.

 

 

由球隊歸建後, 從1月到2月15日短短的1個半月,

重新適應連上的生活. 最大的不同, 就是看到那些165幾梯的學長們,

不論是連部組, 還是二級廠, 都沒有像以前4幾梯還在時那麼兇了 !!

原因有二, 一是82年時連上的學長學弟制還在,

一些主官與士官長也挺這種制度, 一時之間還沒那麼快改變;

但是83年開始金門進行精實案, 士官長也都返台述職了,

取而代之的是納入更多的兵, 以及由我們6幾梯的士官帶部隊.

說句實話, 在當時的風氣, 連5幾梯都怕被申訴,

6幾梯又不想管事的情況下, 就造成7幾梯敢去動學長們了 !!

(石頭連上5幾梯還是很兇, 沒錯, 當初營部連上最兇的5幾梯都分到海防連了)

 

83年初, 自己已經籌劃已久, 想要返台過農曆年 !!

這部分假已獲准, 但是金門當過兵的人就知道要拿到機票是多麼困難 !!

自己大學同學的哥哥是空軍上尉, 當時在尚義機場的塔台工作,

也是請他幫忙弄一張民航的來回機票. 這份人情也OK了,

他果然弄到遠航還是復興的機票, 我也暗自慶幸可以過個正常的新年了 !!

 

 

同學哥哥是塔台內的老大 !!

 

怎知人算不如天算, 過年前半個月吧, 一晚晚點名後,

總機學弟罕見地以廣播器呼叫我回電 !! 當下心中便有不好的預感,

因為通常有事或長官找多是找學弟去叫我 !!

果不其然, 總機告知家中有急事, 請速回電 !!

打回家中後, 電話那一頭傳來母親的哭泣聲, 因為外祖母過世了 !!

因為我在金門當兵, 所以之前外祖母身體不適住院,

以及治療等種種, 家裡也就沒通知我去煩心...

只是, 實在是太突然了, 與自己一起生活20幾年的外婆突然離開我, 還是覺得無法接受.

當時由營部公用電話處走回通信排上堡時, 雖然未傷心流淚, 但頗感星月無盡.

怎麼辦呢 ? 奔喪是必須的. 只好請同梯的參一幫忙準備假單,

若通過的話, 馬上返台.

那次是坐軍機, 我一個小小士官與一大票的軍官同機.

而原來美好的返台過年計劃也在趕不及的變化中作罷.

 

 

後來外祖母公祭完後火化, 母親依她遺願將其骨灰與外祖父合葬在新店空軍公墓. 這段過程我就沒有參與到.

直到3月中返台參加國軍杯比賽時, 才有機會回到新店去上個香.

說也奇怪, 唸大學時每次由中壢返回台北時,

外祖母總是會塞個100, 200元給我零花.

而當我前去祭拜上香完後, 在墓旁的小路上居然看到一張紅色的百元鈔, 就與外祖母塞給我時的折法一樣 !!

當時是平日, 沒什麼人在墓園區, 天色又接近5點蠻暗的,

心中只想著, 這是外祖母給我的<腳尾錢> !! 待一下山後馬上找便利商店把錢花了 !! 

 

 

新店空軍公墓的精神象徵 !!

 

當年來掃墓時都會到圖左的水泥蓄水池中裝水 !!

 

相較於空軍烈士們的赴義之後只剩下衣冠塚, 外祖父(少將退伍)算是厚葬.  

 

第二個軍中的農曆新年, 一切依舊, 但是不同的是我已經不再是菜鳥了, 不但破金冬也是士官了 !!

但也因為連長返台休假, 連上由7幾梯帶起的賭博風氣非常盛 !!

而通信排因為在紅山雷達站旁邊, 一般沒什麼人會上來檢查, 所以自然成為聚賭的好所在.

每每晚點名後開始, 要搞到快2 ~ 3點方休.

當然賭頭多是我那有問題的黃姓學弟, 而即使我想把他們趕下山,

但因為賭徒們的心境有時真的很恐怖, 非要把輸的要回來;

當你要結束賭局時, 他們的反彈與不爽也是很嚇人的 !!

就這樣, 持續到元宵才漸漸散去 !!

 

而過年期間, 師裡也舉辦球類競賽, 這次我們473旅的成績不怎麼樣, 即使靠我一個人也沒辦法戰勝其他單位.

印象最深的事, 是已經無緣爭冠軍後, 由我吹474旅與金砲兵的決賽,

由於我與金砲兵向來無任何交集, 加上474旅有我去年爭得金防部第二名的學弟們, 當然哨聲會比較偏向他們一點 !!

只見求勝心切的金砲兵指揮官(好像是上校), 比賽暫停時間中把我叫過去辣正,

要我<公平>地吹這場比賽 !! 天啊 !!

被他這樣一搞, 比賽難道就會比較公平嗎 ?!

軍中事可大可小, 現在回想當時我若不順其意,

硬是要把砲兵給做掉, 不知道他拿我有什麼皮條 ?!

只是, 什麼都是假的, 只有平安退伍才是真的,

那場比賽即使我不暗助474旅, 砲兵的實力還是可以取勝 !!

最後還是如願地讓金砲兵指揮官爽到...

 

 

當年比賽的場地就是這裡, 東林運動場的籃球場.

 

2月中, 接到電話記錄又去幹訓班報到了 !!

冬天的集訓生活比起夏天來是<舒服>多了 !!

晚上不再熱到睡不著, 早上也絕對想賴床 !!

每次在金門高職練球前的拉筋暖身往往一搞就是1個鐘頭...

這次新加入了幾位新血, 包括現在的三重商工教練與前達欣球隊教練,

似乎更有機會一搏了 !!

 

 

球隊幹掉海陸後, 確定拿到前三名後的合影.  

 

每天不間斷的練習, 晚餐後不斷地十三支牌局,

晚點名後的小店洗熱水澡與開小伙, 就這樣日復一日又過了一個月 !!

對於幹訓班, 我不像其他曾在此受苦受難, 操的要死的軍友們記憶深刻,

取而代之的是安逸與接近頹廢的生活 !!

 

 

每晚鑽小路去建華還是安民的小店, 大部分是洗個熱水澡, 喀個快炒 !!

 

再次尋人, 有人知道圖中小女孩(民國83年)是幹訓班旁哪一家小店的小朋友嗎 ??

 

記錄中有提到3月21日與丁排起衝突, 倒是當兵中唯一一次暴行犯上 !!

那天是週六吧, 大家都趁返回台北與其他校隊比賽後聚在一起,

那次是在三重的學弟家打牌. 丁排是中尉吧(球隊照片中中間戴帽子那位),

他應該也是透過關係讓金防部體育官任命他帶球隊.

他是大安國中籃球校隊, 但是小我一屆, 所以他有時候會開玩笑叫我<學長> !!  

我與鄭志龍與朱志清同一屆, 當然不同的是他們是籃球隊校隊, 而我不是啦 !! (我當初可是好班的喔 !! )

那次牌局戰到下午, 因為我贏了不少, 可能開始以守為攻,

丁排就有些不爽, 開始歇斯底里地講些挖苦的話.

個性不喜歡被人激的我, 一時火大又嗆起他, 雙方越吵越兇後一丟牌就開始動手並扭打在一起 !!

當場哪管他是中尉還是中校啊, 勒住他脖子就壓倒在地上.

只是中華民國的革命軍人也不是好惹的, 自頭到尾丁排也沒有認輸過並不停抵抗至兩人被其他牌友架開 !!

牌是打不下去了, 雙方火氣消下去後, 也互相向對方致意, 承認自己的不對.

只是, 其實當時是我先動手的, 若真依中華民國陸海空三軍刑法來辦, 我不知道是否現在還在當兵啊 ?!

 

後來球隊在輔大找其校隊練球, 有李雲翔與郭天龍在陣中的輔大當然輕鬆獲勝.

而我也因為打鬥時腳底踩到尖物受傷而免戰. 

所以啦, 自己都覺得自己當時的行徑是<無聊>而寫在莒光作文簿上 !!

在此想再向當年的丁排致歉, 再怎麼說, 士官就是不應該跟軍官動手才是,

為當年的幼稚與衝動再次表達歉疚 !!

 

 

講到練球與返台期間, 我還真到了不少的地方看看, 特別是金門.  

 

這裡應該是金城鎮上的老街吧 !! 在金兩年, 還真的只常逛山外而已, 金城應該是頭一遭.

 

當年的這座牌坊現在仍安在, 正後面那家蚵ㄉㄟ則無緣一試 !! 去年返金才有機會在15年後一試 !!  

 

後面的高坑牛肉也是風聞已久, 卻至今仍無機會一試 !! 

 

據說最正統的是壽記, 但這家新興也很出名 !! 沒想到, 分店已經開到離我家不到300公尺的地方!!

 

他就是葉排, 與我一起搭523來金 !! 我們在古崗湖前留影 !!

 

另一個角度的古崗湖 !!

 

不知現在的古崗湖與15年前是否有差異 ?

 

看起來我還是捨不得換上母親為我攜來的Nike Jordan紀念鞋 !!

 

老的金門酒廠前合影 !! 與現在的酒廠相比, 簡直是古色古香...

 

回到高雄也不放過到處走走 !! 這裡應該是澄清湖吧 !! 後面是前陣子鬧很大的高雄圓山.

 

中間是小金門158師的體育官, 是師大體育系的. 他好像是羽球還是其他項目的專精; 另外, 打渾躲事也是專精. 左邊是金西師葉姓學弟, 愛飆車與把妹, 也是很情緒化的人 !! 我很擔心他不在球隊而在部隊時活的下去嗎 ?!

 

國軍杯比賽後, 我又有機會放了兩航次的假, 約15天左右 !!

返回連上也見到了許多的學弟們, 當然也聽說換了新連長.

那一晚, 我刻意待在總機那裡, 想要不跟部隊與躲過晚點名,

沒想到, 居然有人跑來總機把我叫去集合場, 新連長並當眾把我幹個狗血淋頭... 

只差一個月就要破百, 但在新連長的下馬威下, 只好乖乖面對這個新的局面.

印象比較深的一件事是, 因為新連長對於7幾梯的兵能做土木, 水泥, 電工等,

所以似乎對他們特別另眼相看, 但也造成他們越來越囂張, 往往在部隊中都是搞破壞與唆使不好的行為等 !!

對於我們6幾梯的士官來說, 雖然看不下去,  卻也沒人願意自己找麻煩 !!

最經典的例子是, 一位74梯汽修士, 早點名不起床, 連排長都要人去叫他起床數次, 他還是無動於衷 !!

最後是自己二級廠的學長去叫, 他才邊穿衣服, 邊揉著眼睛地漫步走來 !!

當時的風氣連預官排長也都不想惹事 !!

我自己在想, 如果我值星, 一腳飛過去踹倒他, 以後不知道還會不會有這種情況...  

 

 

當然這也造成後來6月初我藉一次集合逾時不到,

狠狠地修理了一位68梯(營長駕駛), 一位73梯, 一位75梯,

而且待連長問清楚來龍去脈後, 似乎也突然覺醒到連上風氣已經變化的如此惡劣 !!

他們除了全副武裝罰站一整個早上外, 還被要求向政戰士簽下切結書, 再犯就送禁閉.

從此之後, 帶部隊真的輕鬆不少, 6幾梯士官(我前面有1位64大, 2位65大, 2位66大)也重獲連長信任, 開始背紅色值星帶的責任 !!

 

 

連長在莒光作文簿上要求我帶部隊要有霸氣 !! 也了解一些老兵的不配合與<結老>必須處罰 !! 讓6幾梯士官重獲信任並有效地帶動部隊 !!

 

另外值得一書的是, 原任營長快輪調前, 一次莒光日時, 他把我由中山室叫出去, 把我拉上小車上,

我也就這一次有緣坐上吉普車, 馳騁在紅山營區的戰備道上 !!

真多虧我當時常常與他在晚餐前在籃球場上鬥牛, 還要天衣無縫地小輸給他... 

紅山營在83年七, 八月間更換了旅長, 師長, 與營長 !!

記憶最深的是當時還由各二線單位派人由龍蟠坑道出來的東林運動場開始,

每位阿兵哥間隔幾步地排成人龍, 一路排到九宮 !!

戲碼是當小車緩緩通過時, 我們要用力地揮手與喊叫歡送師長...

 

 

如果記得沒錯, 我當時是站在那牌坊前面 !!

 

另外, 7月初, 我在金門遇上唯一一次的颱風(根據網路資料應該是提姆颱風) !!

那次颱風造成不少損失, 包括停電, 樹倒等等 !!

原來看起來不怎麼樣的路樹, 倒在營部連通往下田的路中間,

除了生孩子不能的革命軍人, 只好特別由我帶隊去清除路障 !!

別小看它, 我們6 ~ 7位阿兵哥合力都無法移動它 !!

最後又拿鋸子鋸, 但也太慢 !! 只好去借電鋸才把它一分為數段移開 !! 

 

 

颱風通過整個台灣時, 要影響到金門就不是難事 !!

 

這張網路的圖片, 就與我遇到的狀況幾乎一樣 !! 那時候的打飯班可真夠忙的了...

 

83年夏天7月, 防區杯球賽再度開始, 卻也十分接近我待退的時間 !!

我永遠不會忘記如何事先請體育官打電話叫連上放人...

如何躲在總機偷聽連長不肯放人...

其實真正的差別只在於最後1個半月要不要跟部隊與帶部隊而已 !!  

差別並不大 !! 特別是老士官的我(紅軍一個月), 在部隊中倒也活脫像個大王 !! 

只是, 那段待退又感到無聊的日子, 我特別愛騎腳踏車,

每每騎上它穿梭在營部各地方, 有時更漫無目的地在籃球場上兜圈子...

心中想著退伍與台灣...

 

 

這部原來輔導長的腳踏車, 在他輪調回台灣後, 便變成值星官專用車 !!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 我因為76梯營參一學弟的作業疏失, 沒放成金門服役的第三次休假 !!

聽說是可以搭<金馬快輪>回台灣 ?! 這船長什麼樣與怎麼搭哪裡上下都不清楚...

而去大金門受獎領取<優秀士官獎狀時>, 我又第二次進入了擎天廳;

而在參訪馬山時, 也遇到的籃球隊同梯正在站大門衛哨.

我心裡的OS是: 當到這麼老還在站白天大門衛哨, 乾脆死了算了...

 

金馬快輪長這樣嗎 ???

 

兩年換來<勤奮努力, 工作積極, 對國家忠貞熱愛, 堅定勇毅>的評語...

 

就如我一再表示的, 當年我是1663到1668大專兵的最後一梯, 也註定要被ㄠ到最後一刻 !!

退伍前3個月, 我與1666大學長互相看了一下對方, 我只好認份地排自己去帶夜行軍...

退伍前3週, 我還在背值星, 直到連長返台我才卸值星爽了兩星期等退伍 !!

開始準備退伍煙, 與整理自己的行囊 !!

 

連離開小金門的那一天, 我們3位營部連的1668(大)阿兵哥也鬧笑話 !!

因為前一晚待在總機等退伍集合的電話記錄, 總算在晚上7點多左右盼到這封日思夜想的通知 !! <明早0900九宮集合> !!

於是開始與同袍們話別, 與學弟們勉勵, 並接受輔導長在晚點名上的獎勵 !!

隔日一早約好0700離開大門走路晃去九宮 !!

沒想到, 原來後來又更改電話記錄, 要在0630九宮集合 !!

哈哈 !! 只見我們三人在到達九宮後看不到任何穿著便衣的全金門最老的兵,

還被九宮管制室的軍官虧 : 你們是不想退伍了是不是 ?! 

就這樣在一船想笑又不敢笑出來的學弟們看著之下,

我們尷尬地坐上船到達水頭, 搭計程車直奔料羅領退伍令 !!

 

當兵在小金門, 就這樣兩年過去了 !!

15年後, 我也在2008年秋天才又踏上它 !!

 

 

    全站熱搜

    Regg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