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82年,嚴格算起來是我當兵的第一年!!

 

 

記得非常清楚,在架設士官班初期,因為爬電線桿手掌磨破皮,每天幾乎都是用衛生紙墊著、再用電火布纏繞在虎口處;

平時沒登高時就塗上「優碘」讓傷口乾燥。

如果記得不錯,是在82年的元旦、應該有3 ~ 4天的假期與休息,總算把手掌傷口養好

 

那半個月,手掌(紅色圓圈內)沒有傷口、不見紅的時間應該是零

 

電火布,是當初用來包紮住衛生紙的好用工具,但效果不如3M透氣黏性繃帶

 

衛生紙比較軟,施力時比較能承受那種痛!!

 

一直到現在,我還是很喜歡用優碘治療傷口

 

 

而這一年的春節,我回到連上過年!!

菜鳥,過年 ?! 別想了啦!! 現在回想起那時候,充其量是萬能公差與學長制下的玩具吧!!

但是,應該也是這一次我有機會到東林運動場看舞龍舞獅;

然後跟著其他菜學長到小店休養一下,準備面對回到連上的各種狀況。

很清楚地記得一幕,應該是1628梯的紅軍吧,是營長的小車駕駛,

因為待退等搭船的電話記錄一直遲遲不下來,在中山室找其他人的麻煩。

應該是一位1631梯的學長,他本身也是刺龍刺鳳的兄弟型,

與其他人在下象棋下到一半,被紅軍一揮手把整盤棋都撥到地上去了!!

下過棋的人就知道那是有多麼不爽了 !!

只見31梯學長深呼吸一口氣、沒去搭理28梯紅軍,

讓他一個人還在那裡喊:「不然現在是怎樣 ?!」

在當時的紅山四營,一梯真的也壓死人...

 

 

在通信排寢室被喝酒的學長複雜,也沒敢早睡... 

 

 

運氣不錯的事是,由架設班結訓回到小金門,沒待幾天又隨著通信排去湖下通信營下排訓。

但也因為如此,當初42期預官學長一直下電話記錄到連上要拉我去球隊,卻也沒找成,錯失爽缺。

這是我第二次回到通信營,但與當初剛入集訓隊的心情已大不相同。

每天早上在連上用過早餐後,便與班長們至下田搭公車至湖下,車上永遠是只有我們幾位。

每天傍晚,也拖著不願意的腳步穿過湖下的小店來到烈嶼車站等公車回紅山。

 

 

每天都要與學長們爬爬電線桿,應付到來的測驗

 

至今仍懷念著在車站等待發車前的放空..

>

買票還要在車站休息前,否則只好叫「阿賓」的計程車

 

 

3月3日,我第一次走夜行軍,天啊,有誰下通信基地訓還要貼夜行軍的?!

沒錯,在四營就是這樣。

應該是扛T-74,還真的蠻重的,同梯們則是扛彈藥箱。

那一夜雖然也有好心的學長建議穿膠鞋走行軍,襪子要挑沒有線球的,

但隔天一早一看腳底,不誇張,真的有7個水泡!! 走起路來真是搖曳生姿...

3月5日,水泡還在隱隱作痛,穿上軍靴,我還是到通信營接受結訓測驗。

心想,該不會影響成績吧?!

這時候真的體驗到人的潛力,只聽到測試官一喊:「登高預備...」

就全身緊繃顧不得哪裡痛,一股腦地衝上電線桿,也順利完成滿百。

現在看看當時的測驗成績,登高28秒,接線28秒,固定也是28秒,真是巧合!!  

 

        

  

 港梯ㄟ毛董還曾在473旅集訓隊教這項武器

 

 

3月的金門還是冷風瑟瑟,特別是在晚上,但是白天也還是有給它冷。

莒光作文簿記載著由3月7日開始站白天衛哨近一個月,

每天的日子便是只能在整理排組環境後,簡單吃完早餐、去接6-8衛哨。

接下來當然是大家都很熟悉的站兩休兩,其間若遇到連上勤務,還要「主動」現身出一份力。

印象中到我們那個年代,白天衛兵還是放實彈夾的,第一發應該是空包彈。

由於S腰帶與彈夾都是整個交給接哨的人,並且是在「帶班」監督下交接,所以沒有什麼太大機會出差錯。

由於菜,所以什麼衛哨守則、開關大門柵欄、回報總機訪客等動作都不敢馬虎,否則也免不了'遭到學長與士官們的複雜。

隱約感覺上那一個月是與部隊脫節的,因為只有與另一位衛哨、安官、帶班自成一組,

連上公差、勤務幾乎都沒參加,反而搞不清楚連上近來的運作狀況。

 

 

軍械室取槍或在此與前一班衛哨交接

 

就是它,營部連大門

 

 

體能戰技抽測,我只遇到一次,因為後來都直接到鳳山去比賽了。

那一次也是連上比較正常操課的時候,早上紮實地跑5000公尺,白天會排射擊訓練,晚餐後當然是刺槍術啦!!

人心惶惶一陣子,473旅是由4營1連中籤,大家總算能盡情地幸災樂禍了。

但也因為如此,營部連責無旁貸地要貼1連許多支援,包括岸勤公差、夜哨支援等等。

可是我也忘了他們後來的成績如何。     

到金後,來往於大小金的次數還不少,包括架設班、衛生基地訓等,

4月9日也是我最後一次前往新塘通信基地領取結訓證書。

後來,也再沒有機會去到新塘,即使它在日後常常出現在我的回憶之中。

 

 

在此流血流汗2個月的新塘

 

4月10日至5月8日,我啟程前往大金下衛生排排訓。

這一個月的時間,如我多次說明,是除了加入金防部球隊後集訓以外,最「爽」的1個月。

它讓我能避掉連上壓力一陣子,正常休假,在山外能好好地與梯次近的學長學弟聊聊。

昔果山,它讓我嘗盡思鄉之苦,因為每天都要聽到看到自頭頂上呼嘯而過的起降飛機。

82年已經有民航機可以搭乘返台休假了,印象中是在山外的遠東航空買機票,但已經忘記若是待在小金是怎麼買民航公司的機票了。

 

 

連在山外「離家500哩」吃個牛排,也能記錄在作文簿中...彥寧(64大)與朝坤(67)是一起彼此訴苦的夥伴

 

程家瑋,是我高中同學,41期預官,所以他早我一年入伍。

但是他是屬於唸書組,不像我們是玩樂組。

記得最深的是,一次他向我誇耀說,他已經快把英漢辭典的「con-」開頭的生字背完了...

各位可以回家翻翻辭典,就知道他的戰力有多強了!!  

 

 

我是沒辦法背那麼多英文生字啦 !!

 

 

到金已經快滿6個月了,5月時我第一次一兵站安官,只因為那時候還沒掛下士。

當然,衛哨時段不會太好,是1200 ~ 0200。

安官座位在連部組入口處,因為離軍械庫最近。

抄抄電話記錄,跟連部組熟識的人聊一聊。

唯一比較難受的是寢室碉堡內悶熱,甲種服裝脫鋼盔戴小帽,5月的金門,還是有些熱的 !!

 

 

 

在金門,比台灣還小,要遇到熟人不是太難 !!

我就曾在東林比賽籃球時候,又遇到高中同學邱@俊,

他也是41期預官,高中時是一起愛打球的同好,還被我們戲稱「小白癡」。

他是砲兵單位,也已是紅軍,4天後退伍。難怪可以在小金到處亂逛。

6月有國防部線路聯檢,記得工作的重點是不能見到「明線」在營區範圍出現;

此外,要確保各據點電話線暢通。

 

因為我師父已經剩1個多月退伍,所以啦 !! 就只好由我去各據點、營區內整理電話線。

 

這是印象中查線用的電話,但因為比較重,最後幾乎都是放在各據點、排組寢室當電話機

 

網路上找不到那種輕便型的電話,帶那種出去很輕、又小台,躲憲兵也比較方便落跑

 

原則上,電話線都不能高架,只能鋪在地面、線溝內

 

這樣也算明線

 

<

各工作單位內的電話線也要重新整理,不要讓人找到機會修理

 

 

剛搞定線路聯檢,我們又被抽中「駐地成效」測驗,測驗五項戰技。

免不了又是一番加強訓練,包括了「5000公尺徒手跑步」、「射擊」、

「手榴彈基本投擲與野戰投擲」、「刺槍術基本刺與第一、二教習、戰鬥刺與對刺」、「500公尺障礙」。

記不起當時的結果,總之每次測完好像都是軍官們套套學長學弟交情、成績幫忙cover一下等等,之後就雲淡風輕。

 

 

也就是這次測驗又多讓我打了幾次打靶

 

 

7月初,到金已8個月,也總算能有機會返台休假了 !!

在金門當過兵,沒遇過「搭機示範」的人應該不多吧 !!

作文簿上明白寫著「7月2日搭機示範,幹 !!」,與「7月6日返台成功,Ya !!」

而且,還是由遠航改成復興,好像是要先打電話回連上馬上請參一再排假,若確定後日期再馬上改機票。

唉 !! 平日有機會過大金,一定都想去金城或山外逛逛走走;

唯有返台假遇到機場大霧、一顆心懸在尚義能否起飛時,一點也沒心情去其他地方。

 

 

若由水頭至尚義的機場看到窗外是這種景象,心裡可能涼了一半... 

 

即使機場大霧,也不死心等到下午2、3點,才「甘願」回水頭過小金

 

金門啊金門,你讓多少阿兵哥曾在此殷切期待、卻又敗興而歸

 

 

82年7月1日,晚上晚點名我正式掛階升下士;

當然在下午就先被其他士官關照過,如何出入列、敬禮等。

有什麼特別的嗎 ? 二件事 !! 一是,當晚擺桌請吃香菇雞、炒小菜是一定要的啦 !!

另外,就是薪俸增加了一倍 !! 好像有12000 ~ 13000左右,不無小補 !!

 

 

要自己先去小店買好領章,交給值星官準備給連長掛階

 

老士官、排上老班也等著看掛階過程中的表現是否ok !! 

 

網路抓的海巡署掛階,是4顆星星的女警官喔 !! 我們男生當然就是面對面來,沒在避諱什麼

 

 

7月15日,1641大的師父退伍,

因為自己一直不喜歡叫別人「師ㄟ」,由踏上小金到我師父退伍,我都是叫他「班長」。

他對我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壞,我也沒見過他在部隊面前發飆過、或是集合部隊複雜。

或許是如此吧 !! 我也一度成為其他老兵找麻煩的重點份子之一。

我不喜歡灑狗血的劇情,所以特別先知道他幾時九宮集合,前一天晚上便先去向他道賀;

隔天算準時間不會在連上遇到他 !! 但是,當然還是衷心替他高興能離開這有苦有淚的地方。

 

 

捱2年換來這張紙 !!

 

 

後來,7月中因為158師要集訓各球隊人員,當時還發生一小段插曲。

原來應該沒有任何主官希望連上人員,還特別是士官被拉走;

因此師部下電話記錄後,連長都裝傻、不理會。

後來42期預官的體育官火了,下電話記錄要各單位主官親自帶相關人員赴東林運動場司令台報到,由副師長點名。

與因此害了當時的劉連長被副師長海K了一頓。

集訓地點是在砲兵三0營二連,就近在東林練習。

也在這裡遇到了架設士官班的同袍士原與文章。

 

 

東林運動場,三0營2連就在照片「永懷領袖」左邊

 

三0營2連入口,要走一段上坡路

 

這便是我們的練習場地

 

左二便是士原,雖然是一般兵、早我幾梯,但是為人憨厚,不會欺負人 !!(有點像陳進興)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裡我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蜂窩性組織炎」。

金門蚊蟲多,傷口常常一抓破皮後便紅腫。

又因為盥洗都使用地下水,在白天一身臭汗淋漓、晚上只能用地下水擦洗,

傷口越來越腫大、與後來知道的蜂窩性組織炎病徵一模一樣。

所幸開始注意清潔,再向砲兵要了一些藥膏擦抹才漸漸控制。

 

 

千萬小心不要一開始忽略這個小傷口

 

沒處理好就變成這般 !!

 

 

我們這次籤運不錯,避掉有飛駝球員的南雄師,

只在決賽時遇到有3位甲組球員的金東師,最後以26分慘敗。

比完賽後,金防部體育官找我登記資料,告訴我入選防區球隊,到時候集訓前會下電話記錄。

可想而知心情是多麼的喜悅,因為這正是我期待與努力的目標!! 

一是返台指日可待;二是可以過大金集訓脫離部隊。

能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是最快樂的,一點也沒錯 !!

 

當時158師有1位是金防部的籃球隊員,黎明工專校隊,1643大,

真的是在我們8月11日比賽完後、歸建前請金防部體育官幫他處理好退伍令拿到手(不在料羅領取),

8月15日由幹訓班坐計程車到尚義機場搭民航機返台。有辦法的還真是不少 !!

 

8月28日,1644梯學長返台休假,我有機會入總機代理5天!!

這裡真的是老兵躲部隊最好的地方。

營部連的總機是在獨立的坑道內,一般是由2人輪流顧總機。

所以啦 !! 老鳥ㄠ菜鳥打飯、輪值是剛剛好,除非小說看膩了或是無聊想聽聽看電話記錄等等。 

 

 

<總機長的大致是這樣>

 

9月1日,大日子,因為,....................... 我「破冬」了 !! 

總算可以脫離「打飯班」的行列了 !!

PS: 不要懷疑,在紅山營,未破冬士官也是要履行打飯班的義務.... 

 

9月23日,晚點名後,不知何故被紅軍1644梯當著部隊面前幹醮,心中當然不是滋味。

老實說,到現在我還是搞不清楚為什麼他要這樣做。

可能的原因是,他也是通信排的人,怕以後沒有士官壓的住我(另一位1653梯守電台,沒在跟部隊);

另一個原因可能是,他是總機、退伍前難得跟部隊,利用這機會在連上人員面前逞個威風吧 !! 

 

 

 

不去發退伍煙,被紅軍尋穢氣...

 

 

金門的中秋,對當兵在外的我們的確是每逢佳節倍思親呀 !!

連上免不了要加個菜、製作一些海報,第一任劉姓連長是比較隨性的人,

印象中好像是大家在晚點名後的慶祝活動比連上活動還熱鬧。

 

 

外島的月亮, 我覺得比台灣圓 !!

 

守著邊疆 、看著月與海,你我外島兵都有的經驗

 

我們是沒遇到扁哥來贈送加菜金啦 !!

 

也還蠻幸運沒要正襟危坐地與小馬哥吃飯

 

 

接裝備業務的軍友們,一定最討厭<裝檢>,管它是師裝檢、金防部裝檢、還是陸總部裝檢。

我的無線設備很少在用,除了PRC-77在行軍時使用,其他幾乎都是純應付檢查的。

討厭的是,這些無線設備還真是不耐潮,常常在坑道一放久不出來透透氣,下次檢查時就容易出現故障。

有線設備就輕鬆多了,只要線盤數無誤,工具到齊,就一切OK !!

但說也奇怪,每次裝檢還就是只檢無線電設備,所以有時候還真得去巴結一下二級廠的人了...

 

 

所有裝備要列清冊,先核對數量與型號等

 

遇到貓毛的,就只好讓他蹂躪了... 

 

比較不受重視的經理裝備通常死的很慘 !!

 

車輛輪機也是令人頭痛的部分 !!

 

 

10月10日,彷彿慶祝重生,因為我正式由小金門過到大金,並進駐幹訓班,接受接近2個月的訓練。

所以我開玩笑說,移地訓練2次,我等於也待過一期幹訓班。

 

 

這是82年8月隨158師到幹訓班進行2週訓練的時候

 

82年還是83年時,已經敢晚上偷溜到小店。這位妹妹應該是幹訓班周圍小店老闆的女兒,有沒有人見過她 ?

 

這是我唯一一張幹訓班的照片,與足球隊砲兵學長合照

 

 

10月底,老媽趁國父誕辰假期與以前同事來金門玩,

當然玩是一回事,看看寶貝兒子才應該是重點吧 !!

在老媽行前千叮嚀萬交代,不要帶太多東西來 !!

結果是,大包小包的零食,再加上一雙當時要價NTD 2800的Nike籃球鞋。

只是,老媽的一番苦心,我卻怎麼也捨不得拿出來穿,等回到台灣鳳山才穿上它練球。

 

 

那時候有氣墊的鞋可真的是不便宜啊 !!

 

老媽旅行團的行程是以太湖、太武山、古寧頭、馬山、北山等地為主,

其中太武山我還就只去過這101次。

當時拉著母親爬呀爬上頂,但手中握著她的手卻更珍惜共處的時光。

 

 

我們也是一步一腳印走上去 !!

 

或許因為是戰地關係,金門的綠真的好美 !!

 

遠望下農田、鄉村、海岸都一覽無遺

 

 

接下來的日子是回到台灣,進駐到鳳山陸軍官校還是步校,這我有些不記得了。

要操練之前先放個探親假,讓久未見女友的大家先爽一下。

11月25日進駐到12月18日比賽結束,我們也逛遍鳳山夜市,高雄大統百貨公司,以及不少夜店與KTV。

老實說,那時的種種荒誕反而卻無法刻骨銘心...

12月19日開始放假,一直到隔年83年的1月4日才到高雄報到,準備返金。

這是我在金門軍中生活的第一冬,有歡笑,有淚水,

但,真的是我最難忘懷的一段人生。

 

 

 

    全站熱搜

    Regg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