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現在,能記憶當兵時的點滴,除了靠幾張軍中的照片外,絕大部分都是靠還保存完好的莒光作文簿。

在後面的備忘錄,我記錄著民國81年10月15日到83年5月25日(紀念破百)。

每當需要尋找當年的時間點、或是refresh自己的記憶時,還挺有用的。

 

 

nXIAJN1kYIwGeE9d4yLXEA  

網路上抓的,還有眉批備註勒

 

qNUNg19qKB_LhveW6tR3Og  

小弟也是當兵時入黨的,雖然沒繳過黨費

 

0D7a3I4UCoTKOla94JgxHw  

這是當兵最青澀、、全金門最菜的兵的記錄

 

 

台北要到成功嶺,是在松山車站搭火車。

當然見到週遭不少灑狗血的不捨情節,只是心中竊笑,要守的住啊 !!

也有不少人在出發前已先理好小平頭,可能希望上了新訓中心能刀下留人吧 !!

 

 

Sd1.oZ5Xxx01ZACxjPBU5A  

當年只有火車與省道可以到達

 

GOtHzGOO3hr1x9LIPEy55w  

成功嶺要到了 !!

 

vOiB0CQtBkfAt5eGyHA87Q  

好熟悉的景像喔 !!

 

G0cqcq3wMWnpbkuNlLUA5g  

2008年的成功嶺,與以前變化許多

 

2huCmLj7jgez7jVIYyXa7w  

現在的寢室怎麼有點像救國團的感覺 ??

 

UtmtYA9HqC7g2Kj6Vc5VJw  

沒錯,一層樓有東、西二側廁所

 

jpBSTT_zMg.nNqx1Ga6qAA  

這個閱兵台應該大家都有印象吧 !! 可惜新訓沒機會遇到勞軍

 

 

在成功嶺,我是1668梯,與歌手黃@源同梯喔 !!

分發到311旅6營1連,連長姓黃,也是專科班的,但是是專幾期已經不記得了。

營長也姓黃,為什麼那麼清楚呢 ?

除了與他的一段小故事外,因為後來在158師部洽公時居然在龍蟠坑道口又遇見他了,只是他應該早不記得我了。

 

當然,在新訓中心遇到最操的時候,就是連上軍士官有業績壓力的時候。

我們那時候一個連要搞出4 ~ 5名轉服官預,所以一開始若業績達成,後面就日子好過了;

反之,像我們連上只有1、2位,那就會三不五時晚點名加料了 !!

記憶中好像也只操到100 ~ 200下伏地挺身,還好啦 !!

 

不確定是不是這樣寫,我們抽中「季測」。

那位黃連長開始帶部隊練五項戰技,好像是500障礙、拉單槓、丟手榴彈等等,沒有刺槍術與5000公尺啦。

很幸運還是兵都太「軟」了,我們居然全嶺第一耶 !! 獎勵好像就只有加菜與增加福利社購物時間吧 !!

前面提到那位黝黑的黃營長,為什麼對他印象深刻呢 ?

因為好幾次打靶(我在成功嶺打靶次數比在金門2年多),成績都是「脫靶」,他老兄會在部隊面前唱名誰滿靶、脫靶。

所以我被他虧了兩、三次。

可是,季測前我的測驗成績是打靶260分、手榴彈擲遠47公尺,

全連只有我與另一位成績優異,隔天放榮譽假一天 !!

這也是我當兵兩年唯一的一次榮譽假。

 

 

EdXcltxYMF7NY3QIrcc3Lg  

我一向不喜歡碰槍,只希望二年兵平平安安

 

3vwdmv8tS1LESjsOXh1lfw  

沒看錯,這是成功嶺女兵拉單槓,下面還墊個木桌

 

IfKAzlbWp1JVqnuUzhndig  

放榮譽假就是步行下山至此,等待彰化朋友開車來接我

 

 

在連上有另一位原住民排長,不確定是專科還是正期的,已經是中尉了。

他一直對黃姓連長不滿,我們都看的出來,包括許多集合場合連長對他狗幹,或是趁部隊凸槌時找機會ㄉ一ㄤ他。

記得一晚,這位排長應該是喝了不少,要拿鐵鎚衝進連長室幹他,

就聽到安全士官與其他班長一直拉他、又聽到連長叫安全士官抓住他。

當晚寢室內的我們都不敢出聲、靜靜地「聽」事情會如何發展。

後來聽班長說,排長被五花大梆送去營長那裡,

隔幾天看到他臉上像是熊貓一樣,好幾圈黑青。

但事情也就此落幕,排長後來調去其他連上。

現在想想,會不會也有可能發生掃射事件啊 ?!

 

還有一件事,在成功嶺選兵時, 金六結來連上挑送第一士校受訓,

我還記得那位二顆梅花的「李鐵軍」中校告訴我們, 其他單位來選時不要再舉手了... 

只是後來怎麼遲遲沒有消息 ? 教育班長一問之下, 才笑我說: 「天A的兵怎麼可能待在北部 ? 看來他是挑錯了... 」

所以, 在所有單位挑完兵後, 我就只有傻傻地去抽中那張90926 ...

 

在壽山等船只等了1天,遇到的學長,42期預官,在這裡爽了快2星期... 
運氣還不錯的是,也見到了最美的夜景,不輸香港太平山與北海道札幌。


 

vNMUwYM91sGueqhcvSfnHQ  

當年高雄還沒那麼多高樓

 

11月25日,我由大金工兵營到水頭搭破船至九宮。

為什麼我叫它破船 ? 因為一條小木船,裡面擠了個10 ~ 20人,

水頭到九宮約20分鐘船程,一半以上的人站著向艙外吐...

金門的東北季風給我下了一個馬威... 

九宮這邊的長官看到我們抵達岸邊,

一面喊著小心上岸、一邊幹樵押船軍官 : 「TMD,這種風浪你給我開船,死了人誰負責呀!」

金門... 唉 !!

當然也有好船,像是忠誠號,

但因為班次少、票價高,搭乘次數不多 !!

 

 

uG1TiSKu0sJlCbdp3jdCIw  

第一次渡過金烈水道,印象就非常差 !!

 

從81年的11月底到年底,可以說是震撼教育。

它讓我了解了什麼叫做「菜兵」,什麼叫做「前線」;

正好 一部電影可以說明我那時的心聲 : 「星月無盡」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ggie 的頭像
Reggie

Reggie的部落格

Regg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